【光明日報】六院士建言,新疆兩大植物園攜手爭晉“國家級”

                    在吐魯番沙漠植物園內,一種叫駱駝刺的植物讓國內10多家植物園負責人驚嘆不已。 

                    你看,它地上部分只有二三十厘米高,地下根系卻有二三十米長,扎進沙子里面尋找水分,起到防風固沙的作用。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以下簡稱中科院新疆生地所)所長張元明說,一代代科學家像駱駝刺一樣,深深扎根于新疆的干旱區,接續建成兩大植物園,為保護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做出了特有貢獻。 

                    連日來,多位院士、植物學家和植物園負責人齊聚新疆,對兩大植物園——吐魯番沙漠植物園、伊犁植物園展開聯合科考,并就兩者謀劃聯合打造國家級植物園積極建言獻策。 

                    從風沙肆虐到人進沙退,植物園成了治沙標兵 

                    盛夏的吐魯番,太陽炙烤大地。溫度計顯示,沙面溫度接近70。行走2200多畝的吐魯番沙漠植物園中,并未看到百花競放、萬木蔥蘢,映入眼簾的是,一株株荒漠植物在荒沙地上頑強生長。 

                    剛來的時候,風沙肆虐,寸草不生,9萬畝風蝕流沙地逼得人節節敗退。吐魯番沙漠植物園名譽主任潘伯榮回憶說,1972年,應當地政府邀請,新疆生物土壤研究所(現新疆生地所)成立了吐魯番紅旗治沙站,拉開了新疆首個植物園建設的序幕。 

                    沙漠里建植物園,難度可想而知。素有火洲之稱的吐魯番嚴重缺水,年平均降水量16.4毫米,蒸發量卻達到3000毫米。這里冬季嚴寒,夏季酷熱,極端溫差接近100,能存活的植物少之又少。加上地處主風線,風速高達40米每秒,一場大風過后,植物園的房頂被掀開,11根水泥電線桿被吹斷,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栽下的種苗也被吹的無影無蹤。 

                    但科學們堅持下來了。他們奔走在國內和中亞的干旱沙區,引進防風固沙耐旱的喬、灌、草本植物,反復育苗、種植試驗。獲得突破性進展的是找到一種叫沙拐棗的廖科植物,它在缺水時主動脫葉進入假死狀態,遇水時又能快速復蘇、快速生長,很快就成了治沙的明星植物。后來,他們又陸續發現、培育了檉柳和梭梭等植物,建起了2000多畝的防護林帶,讓人進沙退變成了現實。 

                    50年來,四代吐魯番植物園人接續奮斗,累計引種植物800多種,有700多種荒漠植物馴化成功,占到我國荒漠種子植物區系的60%左右。眼下,該植物園保存荒漠植物500多種,其中荒漠珍稀瀕危特有植物近150種。 

                    在世界最長的沙漠公路——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沿線,栽種的全部是吐魯番沙漠植物園選育出的抗逆明星植物,覆蓋全線436公里。中科院生地所副所長、吐魯番沙漠植物園主任張道遠語氣中透露著自豪。 

                    自成立以來,吐魯番沙漠植物園已累計為新疆三北防護林工程、防沙治沙工程、退耕還林還草工程、沙漠公路防護林工程提供荒漠植物苗木上百萬株、種子50多噸,固沙造林面積超過8000畝,為荒漠化防治、沙產業發展等作出了突出貢獻。近些年,該園培育的植物和科研成果更是走出國門,為中亞和非洲國家荒漠化治理提供中國經驗。 

                    一東一西兩個植物園,聯合爭晉國家級 

                    623日上午,在伊犁州新源縣阿勒瑪鎮,聯合科考人員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科技廳、林草局、科協以及伊犁州領導一起,共同見證伊犁植物園開園。這座位于祖國最西端的植物園,即日起正式向公眾開放。 

                    伊犁植物園2012年啟動建設,目前建成開放的是占地3000畝的核心區,包括野生果樹就地保育區、野生果樹遷地保育區、觀賞花卉園、藥用植物園、果樹種質資源圃等5個專類園區,引進培育了上千種野生種質資源。特別是,植物園的建成,讓伊犁河谷的野蘋果、野杏、野核桃得到了搶救性保護。 

                    伊犁植物園主任管開云介紹了伊犁——吐魯番國家植物園的建設構想。 

                    管開云說,新疆擁有我國最大的荒漠區以及特有的生物物種和資源,被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大會列為生物多樣性保育的重點區域。建立一個立足新疆、面向中亞、輻射全球干旱區的國家植物園,對保障干旱區生物資源安全和綠色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根據構想,這個國家植物園將依托中科院新疆生地所一西一東兩個植物園建設。一西指伊犁植物園,該園所處的伊犁河谷被認定為中國11個具有全球意義的生物多樣性關鍵地區之一,發育有獨一無二的天山野果林,物種與遺傳資源豐富,包括大量的特有種、珍貴種和孑遺種等,可以打造世界果籃基因庫;一東指吐魯番沙漠植物園,該園特殊的極端環境為開展特殊抗逆植物資源的收集保育、科研利用提供了很好的條件,力爭建成荒漠植物與生物固沙基地。 

                    院士、同行建言獻策,為新疆植物園把脈問診 

                    622日下午,在伊犁——吐魯番國家植物園建設構想專家咨詢會上,6位院士通過線上線下積極建言獻策。 

                    新疆應該有國家植物園,洪德元院士說,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脆弱的生態環境,決定了其植物資源的特殊、珍貴,應該有國家級的植物園對特殊植物特別是瀕危植物進行保護保育、科學研究、開發利用。 

                    曾到訪過吐魯番沙漠植物園和伊犁植物園的許智宏院士表示,這兩個植物園特色都非常突出,對保護新疆的生態環境和維護生物多樣性都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希望能夠打造成為立足西北、面向中亞展示干旱區生物多樣性的一個窗口。 

                    康樂院士建議,應采用現代信息技術,進一步把伊犁、吐魯番兩個植物園密切聯系起來;魏輔文院士則建議,建設中要突出新疆地域特色,與城市植物園區別開來;郝小江院士提出,要進一步密切植物園與生地所的聯系,用高水平的科研為植物園發展提供支撐;謝華安院士表示,建設過程中要突出野生種質資源的保護。 

                    中科院華南植物園主任任海結合工作實踐建議,要按照政府滿意、科學家滿意、人民滿意的目標,爭取地方黨委、政府支持,在組建人才隊伍、推進基礎設施建設、開展科學研究等方面提高層次,高位推進國家植物園的建設。 

                    記者了解到,本月初,國務院批復設立華南國家植物園。這是繼北京國家植物園后,第二個躋身國家隊的植物園。國家林草局將按照成熟一個設立一個的原則,分區域穩步推進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尚杰 李慧) 

                  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在线网站